阿榮旗每名黨員都是一個“N95”?。ㄏ拢?/h1>

發布者:徐晨光 來源:呼倫貝爾日報 瀏覽: 發布時間:2020-02-29 18:26:21

阿榮旗每名黨員都是一個“N95”?。ㄏ拢? src=阿榮旗每名黨員都是一個“N95”?。ㄏ拢? src=阿榮旗每名黨員都是一個“N95”?。ㄏ拢? src=

 

 本報記者 于雪丹

 

“疫”臨城下,河川同殤。這場戰役的號角剛剛吹響,口罩,便先于消毒液和雙黃連一步被掃蕩而光,“醫用N95”也被炒成救急保命的“護身符”。

在阿榮旗打擊新型肺炎疫情防控阻擊戰的一線,基層黨組織和黨員先鋒隊員們沖在陣地最前沿。“隨時準備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這句入黨誓詞,已經涓涓流淌在他們的骨血里,深深鐫刻在他們疲憊匆忙的腳步中?;鸺t色的黨徽,在胸前閃閃發亮。

雖然,他們全部的裝備只有最普通的一次性醫用口罩,沒有防護服,沒有生死狀。但,他們每一顆堅定的決心就是生死狀,每一個黨支部就是一件防護服,每一名黨員都是一個“N95”!

老警新兵 黨員夫妻

正月十七,是社保局工作人員田賀楠成為社區網格員的第四天。晚上7:40,父親田海照例準時來探班。

父子之間不必寒暄。田海問了一下當日巡查情況,賀楠簡單匯報一番,兩人站在將近零下30度的小區“門”口,跺幾下腳,再搓幾下手,就差不多10分鐘了。

田海正一下警帽,拍拍田賀楠的肩膀:“走了。”“慢點兒!”父子會面結束。田賀楠知道,父親8點要去接夜班,就在體育路與阿倫大街交叉口,離他一公里多點兒。

田賀楠值守的是老城區國土局住宅樓,屬于幾十年的老舊小區,甚至沒有一個像樣的大門,兩棟樓房之間留出一個胡同,就是“門”。沒有門,當然也沒有門房。白天還好,天黑后氣溫下降,車里就是他的取暖之處。

第一天上崗,田賀楠就把車停在小區“門”的一側,占上一半的出入口,另一半,他和共同值守的一名物業人員,找來幾根木條簡單擺放在地上,一個簡易的“小區人員車輛出入登記處”就布置好了。

為了減少小區出行人次,降低病毒感染風險,掌握人員流動信息,每個進出小區的人員車輛都要登記。姓名、身份證、時間、車牌、事由……等等,在家憋悶想出來溜達的,一律勸返。“勸返”兩字寫起來剛過十筆,要達目的可能要把話說上幾十句。

80戶居民大多是老年人,閑不住,買菜啊,買藥啊,散步鍛煉啊,這些理由,大多被田賀楠一次次“爺爺奶奶、大爺大娘”地勸了回去。幾天下來,閑不住的居民們差不多都認識這個長得帥氣又嘴甜的小伙子了,看著他大冷天兒的,每天從早8:00到晚10:00都在認真登記值守,慢慢也都自覺在家,不給他們的工作添麻煩。

出入人員少了,得空的時候,田賀楠就會想想父親,50多歲的老警察,在疫情防控開始就上了一線。與父親比起來,自己真是個名副其實的新兵。他也會想想侯雪,新婚幾個月的妻子,不知此時在哪個小區里,正在敲響哪家的房門。

田賀楠成為網格員的第四天,是侯雪成為網格員的第一天。田賀楠還跟她開玩笑說:“咱們全家人都是黨員,只有我是預備黨員,這次,終于趕在你前面了。”

侯雪是阿榮旗教師培訓中心的美術教研員,也是教育系統第三批被送到一線的網格員。一直在家待命的侯雪做好了充足的準備,指令下達后,她就像一個全力開動的小馬達,立刻進入工作狀態。

整整一天,侯雪一戶沒落地走遍了文化社區二小、計生和自來水3棟沒有電梯的老舊家屬樓,以未返人員及無人的住戶作為重點,逐一進行排查。

一個人,一支筆,一沓表格。隨著一家家房門敲響,一項項數據漸漸完善,侯雪內心會涌起一點點成就感,仿佛自己是千間廣廈下的一粒砂,與全旗幾百名網格員匯總,成為堅如磐石的基座。

渴了,顧不上喝一口水;累了,深吸一口氣,繼續爬一級一級樓梯。時間緊迫,人員有限,每天都有新任務,高中三年級就入黨的侯雪雖然只有26歲,卻具備極高的黨性和責任感。

晚上8點,第一次成為網格員的侯雪終于完成了全新的挑戰,收工回家。感覺這一天她爬過的樓梯比她日常全年總量都多,在沙發上揉著酸痛的雙腿,她突然特別想給愛人打個電話。田賀楠還要兩個小時以后才下班,侯雪等不及他回來,就在電話里跟他說說這一天的感受也是好的。

一扇扇相同的房門,卻不知開門后是笑臉還是漠然;一番番相同的話語,要耐心向每一戶居民重復問詢;一級級感覺永遠爬不完的臺階被她踩在腳下,匯成辦公室案頭一份份翔實的數據……即便隔著寒風,田賀楠也能聽得出侯雪的哽咽:“親臨其境才懂得,基層人員真是太不容易了!”

這對小夫妻相識于工作。田賀楠在社保局負責機關事業單位養老保險,當時教育系統的對接人就是侯雪。兩人一見傾心,再見如故。戀愛兩年后,終于在2019年9月10日教師節那天,兩人完婚,組建了幸福的小家庭。

人們常常探討好的愛情是什么模樣,了解這對小夫妻之后,大家都覺得,就該是他們的樣子吧。生活中沒有計較,各自付出,工作上并肩作戰,同步向前。

夜漸漸深了,萬家燈火依舊,只是街道不再喧囂。我們會記住,在守護小城安寧的隊伍中,有這樣一家人——剛剛回家的疲累的侯雪、每天14小時值守的田賀楠,還有深夜街頭巡邏的田海。在這場戰役中,他和她是“夫妻檔”,他和他是“父子兵”。

多“管”齊下 “監”指后方

紅、黃、綠、黑。四種司空見慣的顏色,在疫情期間,變成了人們清晨醒來最先關注的數據。每一個數字代表著一個生命,無論鮮活或是沉寂,都牽動著億萬人的心。

在阿榮旗融媒體中心“阿倫眼”APP客戶端,也有一組頻繁更新但平穩保持的數據。這里的每一個數字,都關系到一個鄉鎮村屯中每一個家庭的生活,也是全旗32萬人民的“定心丸”——

“2月5日至今,阿榮旗已運回蔬菜246.5噸,水果39噸,食品72噸,糧油86噸,雞蛋24噸,牛奶14噸,冷鮮肉3.5噸。目前我旗貨品供應充足,市場價格穩定。”

鮮有人知,這些看似簡單的數字背后,是阿榮旗市場監督管理局舉全體140人之力,持續跟蹤市場供需情況,每日進行分析研判之后,冒著巨大的風險換來的。

前線疫情在防控,后方物資要保障。實際上,看似“后方”,實則前線。疫情防控戰役打響的第一槍,市場監督管理局就沖上了戰場。

局長劉永杰身先士卒做了“排頭兵”。

對外,連續三次的聯合檢查,迅速整頓規范了全旗市場——與農牧局聯合,對私拉濫屠現象全面“起網”,肅清活禽市場;與森林公安局聯合,確保無一例私下販賣野生動物現象;與執法局聯合,針對全旗境內違規經營的店鋪以及流動攤販,半個月總計出動了3000余人次,對20000多經營主體進行清查。

對內,按照旗疫情防控工作指揮部的要求,多次組織全旗大型商品批發商和大型商超負責人座談會,針對目前疫情管控時期運輸車輛下鄉難的問題,為各大型批發戶和商超運輸車開辟綠色通道,統一發放專用車輛通行證,保證各鄉鎮商品供應,方便群眾就近購買。

當響鼓遇到重錘,定會振聾發聵。

多管齊下的舉措,有效打擊了違規銷售、囤積居奇的商販,假冒偽劣、價格虛高的商戶被開罰單,糧油、菜肉、日用品市場貨源充足,經營規范。“不僅僅要保貨物,還一定要做到保價格!”這是市場監督管理局在防疫戰斗中誓死堅守的底線。

于是,我們才能看到,無論是在限制人員隨意出行的阿榮小城,還是地處交通閉塞的鄉村小鎮,特許經營的商戶貨架上商品一應俱全,個別商品稍有漲幅,但總體變化不大。

可是,我們看不到,無論晨曦微露還是寒風夜深,昔日熱鬧如今清冷的街巷間,都有市場監督管理局的人員在巡查。他們查的,是違規開業的店鋪;他們保的,是全旗人民的安全。

當然,我們也看不到,那一車車外運物資,是他們冒著被病毒感染的危險進入疫情重地運回來的。

1月28日,農歷大年初四,凌晨3點,食品股股長張智和辦公室副主任隋政治已經到了齊齊哈爾。他們走遍了哈達、星光蔬菜批發市場,了解市場供應情況。齊齊哈爾市是阿榮旗蔬菜市場的主要貨源供應地,“源頭有水河不干”。

晝夜設障的高速通道檢測路口,也有市場監督管理局的人員不停輪崗,負責物資運輸車輛消殺。隨著毗鄰的齊齊哈爾市疑似病例人數增加后,阿榮旗與黑龍江兩地運輸車輛,并不進入旗內。運輸人員不下車,就在檢測卡口進行貨品交接,接車,消毒,卸貨,裝貨,然后去賓館進行自我隔離,杜絕了病毒流入境內的可能性。6個人,兩班倒,每班24小時不休。

這場戰役,他們打得艱苦卓絕。但讓劉永杰欣慰的是,全局101名在編職工基本都是黨員,他們每個人身上都閃現著黨性的光輝。

副局長于濤和藥械股長趙書鵬的家都在扎蘭屯,開始幾天還兩邊跑,為了方便深夜加班,大年初二開始,索性就住在單位,再沒回過家。聯合公安局開展疫情防控工作專項整治,他們在;聯合公安局處理投訴舉報,他們在;連夜通知食品批發企業統一運送基本生活物資,他們仍然在。

辦公室主任邢明月是一個年輕的“老”黨員,大學就入了黨,用她的話說是“黨齡比工齡都長”。疫情期間,她負責全局疫情防控的統籌協調、數據統計、日常保障以及對外宣傳等工作。

這個春節,一條信息,全局全員上崗。就連除夕年夜飯,邢明月都在一直電話聯系溝通各項事宜,窗外爆竹聲聲,手機一刻未停。既然自己都無法保證按時吃飯,婆婆家就成了他們一家四口堅強保障的“大后方”。

大年初四那天,忙了一天回來,孩子們早都睡了,邢明月發現愛人懨懨地躺在沙發上,說是胃痛。她也沒在意,繼續扎進手機處理工作。第二天晚上,愛人臉色蒼白,仍未見好。半夜里,還是愛人主動提出去醫院看看,邢明月這才放下手機陪他去了醫院。這一查不要緊,急性闌尾炎!

剛把愛人推進手術室,邢明月就跟領導匯報情況,并請求在醫院微信辦公。她跟局長劉永杰微信里只說了一句看起來近乎“無情”的話:“愛人需禁食三天,只需常規護理。特殊時期,我除了不能立即到單位,其他工作都不耽誤。”

接下來的5天,婆婆為她照看孩子,她一個人在醫院護理。病房沒有電腦外網,編輯數據太費事,她就從護士那要來紙筆,核對好再用手機編輯在工作內容里。愛人出院后,她立刻趕回單位。

如此拼命的原因,是因為她知道,全局上下每一個人都在沖鋒。不同的是,他們的戰場,在人群密集的農貿市場,在商場超市,在賓館飯店,在藥房藥店,在批發企業。

每一個阿榮市場監管人,都會被淹沒在太多未知的人群里,就如同邢明月每天整理的成百上千條信息,最后只能凝成幾個小小的數據。但是,他們仍舊無悔,為此不疲。因為,那些看似很小的成績,都會讓百姓安全覆遍這片土地!

[文后]

“媽媽,你知道今年最美的風景是什么嗎?”

“不知道。”

“是警察叔叔,還有醫生叔叔和護士阿姨。”

這是阿榮網友“真愛永恒”在元宵夜發的朋友圈,她說:“當時我眼淚都要下來了,多么幸運,我有一個擁有感恩之心的孩子。”

的確,這個春天開始,我們一邊憂患著一邊希冀著,一邊心疼著一邊感動著。那些勇赴一線的藏青藍、迷彩綠、天使白,還有無數無法一一羅列的各行各業的干部群眾,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叫——共產黨員。

在疫情防控的戰場上,阿榮旗千百名黨員干部克服自身困難,在防護不足的情況下,迎難涉險。一個個奔赴戰場的身影,組成了這座小城讓人淚目的景象。他們,既是“眾志成城”里的“眾”,也是“萬眾一心”里的“一”。在這個注定會被載入史冊的春天里,他們用實際行動,為32萬阿榮兒女展開了一面獵獵飛揚的黨旗。

已亥末,庚子春,阿榮大地,政堅定,警無畏,醫無私,逆行勇戰,萬民同心!

相信,能者竭力,疫,必盡除!霾,定消散!

惟愿,山河無恙,百姓皆安。


上一篇:[特刊]
七座车怎么能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