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母子兵” 詮釋最美“家”力量

發布者:徐晨光 來源:呼倫貝爾日報 瀏覽: 發布時間:2020-03-04 11:01:55

 抗疫“母子兵” 詮釋最美“家”力量


白玉雙(右)值守

抗疫“母子兵” 詮釋最美“家”力量

白玉雙二兒子賈志非在值守

 

徐玉強

“您好,請問是本小區業主嗎?看公告了吧?出門必須戴口罩……請配合測一下體溫,沒有出入證的居民必須到社區辦理出入證才能進出小區……”在海拉爾區海晨小鎮小區執行協同作戰任務的白玉雙總是操著沙啞的嗓音重復著相似的話語。在另一邊,她的二兒子賈志非協助登記和體溫檢測。

白玉雙今年56歲,是呼倫貝爾市氣象局的干部,同時也是一名共產黨員,她的兩個兒子是雙胞胎,出生于1993年12月。從大年初四開始,她就帶領二兒子賈志非一起參加了市氣象局黨員突擊隊,一直奮戰在社區防疫一線。而她的大兒子賈志喆作為醫生則主動參加了呼倫貝爾市人民醫院第二批援鄂醫療隊,目前戰斗在武漢疫情防控的最前線。為抗擊疫情,她們母子齊上陣,戰“疫”總動員。

“我就是這個小區的,怎么不讓我進出?”有人不理解高聲地嚷嚷,她總是笑著回應“這都是疫情防控的需要,更是為了大家的健康啊,都配合一下吧,最好居家不要外出”。市氣象局黨員突擊隊駐守的三個小區都是回遷小區,人員復雜,管控壓力較大,危險性較高。“遇到問題想辦法,辦法總比困難多”,她總是通過商量、勸導、舉例等各種辦法化解一個個難題,沒有出現一例爭吵糾紛的現象,每次都能順利地完成值守任務。由于近視,她一戴上口罩,鏡片就會上霜,干脆把鏡子摘了,站到車前貼近查看通行證,手里拿著外地返回隔離人員名單一一排查,忍著寒冷、饑餓和口干,不厭其煩地解釋著政府下發的公告內容。

幾天過后,小區很多居民都知道氣象局黨員突擊隊有個近視的大姐特別認真,出入小區都主動出示出入證接受檢查。有位老大爺曾特意試探,不出示出入證卻執意出小區,白玉雙就不停地給老大爺講解疫情形勢和防護知識,阻止他出門,老大爺滿意地笑著說,“我有出入證,就想看看管理得嚴不嚴,這下我們就放心了”。

“母子同心、其利斷金”,白玉雙的言傳身教也使得二兒子賈志非很快掌握了值班技巧,她們在社區防疫一線發揮著這個家庭的應有力量。

寒冷的天氣是白玉雙母子值守時需要戰勝的另一個困難。“只要有信念有責任,戰勝嚴寒并不難”,說到戰勝嚴寒的“秘訣”,白玉雙信手拈來。2月上旬的海拉爾仍處于嚴冬時節,每日最低氣溫零下三十多度,白天的最高氣溫也在零下二十度以下,工作環境簡陋、無法取暖,再加上每個班次要值守6至7個小時,這對每一個突擊隊員來說都是一個嚴峻的挑戰,但對于忙著登記值守、體溫檢測、宣傳引導的白玉雙母子來講就顯得不那么明顯了,“忙起來就把寒冷忘到腦后了,當然了,值守前你得‘全副武裝’,穿暖吃飽,我腳下就貼著暖貼呢。有了充分準備,再難打的‘仗’我們也不怕”。

工作之余,白玉雙總是牽掛著遠在武漢疫情一線的大兒子,賈志喆出發前和自己告別時的場景歷歷在目。

“媽媽,我報名參加支援武漢新冠肺炎醫療隊了,那里缺醫生,我是呼吸與危重癥醫學科臨床醫生,武漢需要有臨床經驗的醫生,今天中午就走……”,為了不讓母親擔心,出發前兩小時,兒子賈志喆才對白玉雙袒露實情。

在得知消息的瞬間,母親白玉雙不由自主地流了眼淚。“兒行千里母擔憂”,武漢市嚴峻的防疫形勢、不斷有醫護人員感染的消息、遠隔幾千里的距離進一步加重了她的擔憂。但國家的需要、黨員的擔當、醫生的職責、兒子手機里的請戰書更時時縈繞在她的心頭。“媽媽支持你,這是你當醫生的職責,完成好工作任務,一定要保護好自己!”拉著兒子手說,她語重心長。“媽媽,你也值守疫情防控班,要多保重身體……”簡單告別后,市人民醫院第二批援鄂醫療隊年齡最小的醫生賈志喆匆匆趕往機場,成為了草原上勇敢的逆行者,而他的母親只能隱藏思念、面向南方,期盼兒子和那些白衣戰士平安返鄉。

“我有我的責任,你有你的戰場”。疫情當前,白玉雙家的全部成員都投入到了各自的戰“疫”中去,她們不怕危險成為防疫一線的“排頭兵”,成為群眾身體健康的“守門員”。白玉雙說:“我們一家最大的愿望就是早日戰勝疫情,恢復正常生活,迎來美好的春天。”


上一篇:[百姓綜合]
七座车怎么能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