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草原我的家》背后的美麗故事

發布者:Jiangzhe 來源:人民網 瀏覽: 發布時間:2020-06-11 14:51:50

 一提起內蒙古,便不由地會想起《美麗的草原我的家》這首歌曲。一聽到《美麗的草原我的家》優美的旋律,便又會不由地想起內蒙古。一首歌曲,能把一個地方表現得如此出神入化、入木三分,并在歷史的長河中顯露出其穿透時光的魅力,不是上天所賜,也是人世間的神來之筆。

上世紀七十年代后期,由火華作詞、阿拉騰奧勒譜曲的《美麗的草原我的家》橫空出世,并在時任內蒙古歌舞團獨唱演員的德德瑪傾情演唱后風靡神州大地。1980年,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日本東京舉行的教材評審會上,該歌被編入《亞太歌曲集》,此后開始在世界各地廣為傳唱?!睹利惖牟菰业募摇肥莾让晒抛灾螀^成立以來,迄今唯一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選入教材的世界優秀歌曲。去年,《美麗的草原我的家》又被評為新中國成立70周年百首優秀歌曲之一。

《美麗的草原我的家》背后的美麗故事

錫林郭勒大草原。 王秀麗 攝

這首歌被贊為“三絕”:歌詞絕、曲調絕、演唱絕。“優秀的音樂不只是一首歌,每首歌的背后都有它的故事。它的魅力永遠不會在記憶中褪色。每個人都會有一段不平凡的經歷,敘述著跌宕起伏的屬于他自己的人生傳奇。”今天,讓我們一起走進草原,走入歷史的深處,去尋覓這“三絕”歌曲背后那些美麗而動人的故事……

為什么能寫出如此優秀的歌詞?

火華,原名鄭桂富,北京市懷柔區人,1968年畢業于河北大學中文系,當過專業作家、出版社的領導及內蒙古文化廳正廳級領導干部,2003年退休,至今依然筆耕不輟、潛心創作。著有詩集《軍墾新曲》《邊防號角》《火華詩選》《幽默寓言詩》《軍馬歌》《珍珠河》。出版了歌詞集《塞上星辰》《火華歌詞選》。作品多次獲獎,飲譽海內外。

在呼和浩特市的家里,火華回憶起激情燃燒的歲月:大學畢業時一定要扎根邊疆,踏踏實實地干一番事業。不久,他來到內蒙古生產建設兵團工作,上班地點就在呼和浩特市。他說,“當年我來內蒙古,就想去草原。但因城市的發展,當時呼和浩特的周邊,已經很難看到草原。”直到1975年的夏天,兵團的一個會議在錫林郭勒盟召開,他才有機會去看看真正的草原。

8月,正是錫林郭勒草原一年中最為美好的時候,汽車載著一群年輕人奔馳在廣袤的東烏珠穆沁草原上,放飛著他們青春的夢想。近半個世紀過去了,火華依然清晰地記得第一次看見草原時的激動:草原上,同一種顏色的鮮花都集中在一起。這一片是白色的,像皚皚白雪;那一片是藍色的,似蔚藍的天空;而那紫色的,仿佛就是紫色的云霞……沒到過草原,你就不知道草原有多美,任何筆墨都難以描摹她的神韻。草原給了火華靈感,也給了他壓力:“人在萬花叢中走,詩從心底涌上來。那種感覺真是太美好了,寫不出一篇好的作品,真有些愧對這大好的河山。”

《美麗的草原我的家》背后的美麗故事

火華接受人民網記者專訪。人民網 齊浩男 攝

為了能和草原上的牧民共同生活一段時間,去切身感受牧民們的生產生活,那次會后,火華主動要求留了下來。此后的十幾天里,他的身影便出現在東烏珠穆沁旗的一位蒙古族牧民家里,與這一家五口同吃、同住、同勞動。

這次下鄉對火華影響巨大。他說,只有真正沉下去,你才能與這些牧民拉近距離,才能以欣賞者、贊美者的眼光走進他們的生活,走進他們的內心世界。否則,你會以差異感去挑剔、責備,無法從情感上與他們融為一體。這樣的話,你怎么能發現隱藏在他們生產生活中的各種美好的東西?再者,歌詞字數不能太多,還要體現出美感與韻味,這就需要高度抽象和概括?;鹑A感慨地說,只有感情問題真正解決了,創作者才能用身心去認真體會周圍的各種美感與韻味,再經過醞釀加工,才可能把看到的、體會到的描摹出來……

從草原回來后,火華就苦心創作,那些曾經的經歷和感觸時時出現在腦海里,他反復沉吟,寫就了3首關于草原的詩歌。但不知怎的,他的筆下怎么也流淌不出那種對草原真切的感覺,真是“開圖別有滄桑感,只覺含毫詠不成”。約一年半后,部隊要進行匯報演出,要他再寫新歌,這時,“草原那種家的感覺”才從他心底深處流淌了出來,《美麗的草原我的家》應運而生。但這首歌的原貌卻是這樣的:“美麗的草原我的家,風吹綠草遍地花。高壓電線云中走,清清的河水映晚霞。草庫侖里百靈鳥兒唱,牛羊好像珍珠灑。 啊,燦爛陽光照草原,草原風光美如畫。燦爛陽光照草原,草原建設跨駿馬 ……”

這個版本完成后,由當時內蒙古軍區文工團的副團長阿民布和作曲、王煥鳳演唱,并參加過匯演?;鹑A說,那時這個歌是女高音獨唱歌曲,由于是為匯演準備的,因當年社會形勢需要,寫了一些“高壓電線云中走”等建設成就性的詞句,聽到的人不多,也沒流傳開來。1977年,作曲家阿拉騰奧勒看到了這個歌詞后頗有感觸,再譜新曲,這才有了我們現在聽到的《美麗的草原我的家》的曲調。

至于現在這個版本出現的原因,火華講了兩件事:其一是德德瑪在一次演唱后,有一個華僑專門到后臺來找她說,這首歌很好,但是能不能把歌詞改一改,變成一支歌頌家鄉、歌頌自然的綠色歌曲?;氐絻让晒藕?,德德瑪就把這個建議告訴了他。其二是那年的秋天,著名詞作家陳曉光先生在呼和浩特出差時到火華家里做客,陳曉光提出這首歌曲最好能適當修改,不要太拘泥于時代背景,要超越超脫一些,盡量顯現出草原的自然和人文之美。

隨后,經過修改,新版本出現:“美麗的草原我的家,風吹綠草遍地花。彩蝶紛飛百鳥兒唱,一彎碧水映晚霞。駿馬好似彩云朵,牛羊好似珍珠灑。美麗的草原我的家,水清草美我愛它,草原就像綠色的海,氈包就像白蓮花。牧民描繪幸福景,春光萬里美如畫。啊…… 牧羊姑娘放聲唱,愉快的歌聲滿天涯。”歌詞雖有變化,但曲子一點都未變,原因是作者就在原曲子的范圍內修改的。

為什么能譜寫出如此優美的旋律?

《美麗的草原我的家》的曲作者是蒙古族著名作曲家阿拉騰奧勒。他1942年9月出生于內蒙古哲里木盟科爾沁左翼后旗(今內蒙古通遼市科左后旗),1968年畢業于天津音樂學院作曲系,國家一級作曲家,中國音樂家協會理事,內蒙古音樂家協會第五屆主席,內蒙古音樂家協會終身名譽主席。其創作的歌曲近千首,器樂曲幾十首;為電影、電視劇、廣播劇、話劇、舞蹈等譜寫了大量的音樂作品,并獲國家級獎勵20多項、自治區級獎勵50多項。2011年8月,阿拉騰奧勒因心臟病突發去世,享年69歲。

阿拉騰奧勒是一個近乎傳奇的音樂天才,他這輩子仿佛就是為音樂而來的。美麗的科爾沁草原是他成長的搖籃,也是他音樂靈感來之不盡的源泉。少時師從周圍的前輩時,他便顯露出了罕見的音樂才華。1957年,年僅15歲還在讀初中的阿拉騰奧勒剛剛懂得了音樂理論知識,但其處女作《送肥歌》已在電臺播出,廣播報上也予以刊登。此后,其創作欲望一發不可收,寫了百余首曲子。1962年他被保送到天津音樂學院附中去學習,1964年以優異成績考入天津音樂學院作曲系……

《美麗的草原我的家》背后的美麗故事

蒙古族著名作曲家阿拉騰奧勒。(圖片由火華家人提供)

火華與阿拉騰奧勒相識是在一次文人聚會上,應是1974年。有位叫張之濤的詩人告訴火華,這就是作曲家阿拉騰奧勒。然后,他又向阿拉騰奧勒介紹,“這位是軍旅作家青年詩人火華,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了他與旭宇合作的詩集《軍墾新曲》。”火華和阿拉騰奧勒互報了年齡,原來兩人同歲,阿拉騰奧勒比火華大兩個月。

兩個才華橫溢的年輕人相互欣賞,合作的第一部作品就是《美麗的草原我的家》。“當年我把這首歌詞拿給他看,阿拉騰奧勒感到了情感上的共鳴,覺得草原就如歌詞中寫得這樣美好,歌詞把草原一望無際的雄渾、博大和多彩多姿描繪得淋漓盡致。他在草原上長大,仿佛看到了在那片廣闊的土地上,勤勞的牧民們正在描繪最新最美的圖畫,正在譜寫最新最美的旋律。于是,他毫不猶豫地要了歌詞,要為其譜曲。”火華回憶說,當時阿拉騰奧勒正送自己下樓,但他馬上就回樓上了。我還等著他繼續送,可是他再也沒有下來。我猜想他一定是為歌詞譜曲去了,就自己回家了。曲子的醞釀過程經歷了數月,而真正的譜曲過程僅僅用了1個小時。1978年,在上海音樂學院進修的阿拉騰奧勒終于完成譜曲。

在50余年的音樂創作中,阿拉騰奧勒始終把蒙古族音樂元素融入作品;對于這首歌的譜曲,他采用了蒙古族民間音樂的風格,但卻沒有完全采用民歌旋律?;鹑A評價說,“他在創作上求新,沒有直接搬用民歌,既突出了民族風格,又賦予了新的時代氣息。”

《美麗的草原我的家》背后的美麗故事

火華(左一)與阿拉騰奧勒合作了一輩子,人稱“蒙漢哥倆好”。(圖片由火華家人提供)

這首歌還成就了火華、阿拉騰奧勒與德德瑪三個人之間長達幾十年的純真友誼,譜寫了一曲感人至深的民族團結的頌歌,被傳為佳話?;鹑A與阿拉騰奧勒合作了一輩子,人稱“蒙漢哥倆好”,而火華又是通過阿拉騰奧勒的介紹認識了德德瑪?;鹑A滿含深情地說,“那時,我們都年青,為了趕寫音樂會的節目,不分晝夜地工作。寫出的作品也格外好,充滿激情與活力。我們倆如此相近,都不事煙酒,皆一兒一女。”1985年,阿拉騰奧勒出版了一本《阿拉騰奧勒作曲歌曲選》,在不厚的一本書中就有27首歌詞是火華寫的。還有一首草原搖籃曲《睡吧,賽音呼罕》,那是他和老阿共同商定的題目,但火華寫完歌詞后再也沒管。多月后,德德瑪彈著鋼琴唱著一首歌,火華聽后感覺極美。問之,才知阿拉騰奧勒已將曲悄悄譜好,讓德德瑪擇機唱給他聽……

阿拉騰奧勒去世后,火華和德德瑪一同去阿拉騰奧勒家里看望。阿拉騰奧勒夫人王素者說,“老阿走得很安詳,請大家勿要過度悲傷,節哀順變。”但臨別前,火華和德德瑪卻不由地站在了老阿的遺像前,這是《美麗的草原我的家》相關三人的又一次相聚,熟悉的老阿卻只能從相框里看著他倆,這時,兩人頓時悲從心來、淚如雨下。“蓋世才華大作煌煌人共仰,一生奮斗樂壇巍巍起高峰。”這是火華寫下的悼念挽聯,被懸掛于靈堂兩側。那時,靈堂里回響的音樂是《哀樂》與《美麗的草原我的家》組成的一個混合曲。

去世一年后,阿拉騰奧勒的骨灰被安葬在呼和浩特市古林人文紀念園人文之林。他的銅像面現溫和睿智,似乎還在追求著這世間最美的音律。他的墓碑上飄蕩著《美麗的草原我的家》的五線譜,仿佛是在繼續訴說著他對草原的眷戀。那天,他家人將唱片、五線譜紙和鉛筆橡皮放入墓穴,祈望遠在天堂的他,還能夠繼續創作音樂并快樂地生活!

為什么能把此歌演唱得如此絕妙?

德德瑪,中國蒙古族著名的女中音歌唱家、國家一級演員,被譽為“草原上的夜鶯”。1947年出生于內蒙古阿拉善盟額濟納旗。1962年進內蒙古藝術學校(現內蒙古大學藝術學院)聲樂研究班學聲樂,1964年進中國音樂學院聲樂系學習。畢業后,先后在內蒙古民族歌劇團、內蒙古歌舞團、中央民族歌舞團擔任獨唱演員等。

1979年新中國成立30周年慶祝大會上,德德瑪在人民大會堂大廳演唱了《美麗的草原我的家》。她那韻味醇厚、細膩深沉的歌聲,令綠如海洋的草原美景從此深深地烙在了聽眾記憶的深處。歌曲引起了轟動,一舉奪得文化部的表演獎與創作獎。同時,被當時中國樂壇頗具影響力的刊物《歌曲》刊登,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國際部把歌詞譯成24種語言向世界播放。

在此之前,還有個有趣的插曲。1978年,德德瑪到廣東演出時,當時的主唱由于突然生病不能上場演出,領導就讓原來安排唱二重唱的德德瑪臨時補臺救場。誰知,她一上場,臺底下便哄堂大笑,原來南方觀眾見慣了身材嬌小的女演員,身材高大魁梧的北方歌手讓他們感到有些“意外”。但當旋律與歌聲響起時,臺下的觀眾一下子被歌曲深深吸引住了。演唱結束后,觀眾們向她致敬,報以極其熱烈的掌聲。

草原牧民對這首歌唱草原的歌曲也非常喜愛。在一次下鄉演出途中,德德瑪和同事們乘坐的大卡車被一位牧民婦女攔住,大家以為這位牧民要搭車。誰知汽車停下來后,這位牧民是找德德瑪給她送自家做的奶豆腐的。原來,這位牧民是德德瑪的“粉絲”,尤其喜歡聽她演唱的《美麗的草原我的家》這首歌,得知其演出行程后,專門趕來見她一面。時隔多年,德德瑪回憶起這件事情依然非常動情,忍不住熱淚盈眶:“我永遠記得她當時的樣子,穿著一件長長的蒙古袍,沒有系腰帶。”德德瑪告訴記者,《美麗的草原我的家》這首歌,她已演唱了40多年,但不知怎的,每一次唱起這首歌,眼前便會浮現起遼闊的草原,而那位善良質樸的牧民婦女的形象也會浮現……

《美麗的草原我的家》背后的美麗故事

德德瑪(前排右二)和牧民在一起。 楊知然 攝

從那個年月過來的人都知道,那時德德瑪的歌聲讓人感到的是清新、激動與震撼。“15歲那年,我在通遼的東方紅影劇院第一次聽到《美麗的草原我的家》這首歌和德德瑪的名字。”作家黑梅講述說,當時,絕大多數觀眾是來看熱鬧的,劇場里亂極了,都在大聲說話,很少有人發現已經有人報過幕了。音樂起,劇場的噪音消失一半。人們被悠揚舒緩的旋律帶進了天蒼蒼野茫茫的草原,德德瑪一開口,在場的所有人都被震住了。那是我聽過的最美的聲音,就像草原上的風,有著一種洞穿歲月的感染力。那一刻,她終于真正理解了什么叫“天籟之音”。黑梅還說,散場后,她想去見見德德瑪,結果被工作人員擋在了門外。多年后,她終于在聽席幕容講座的會場外,見到了60多歲的德德瑪……

40多年過去了,《美麗的草原我的家》被數不清的歌者演唱。在所有演唱版本中,德德瑪的演唱依然被廣大聽眾認為是最好的,難以超越。究其原因,答案大致有二。

多年前,德德瑪回憶,當時在拿到《美麗的草原我的家》這首歌后,她就很喜歡,覺得它旋律很美,音域也非常適合自己。據介紹,她的演唱聲音渾厚醇美,音域寬闊,氣息通暢,演唱富于激情,具有強烈的藝術感染力。早年在內蒙古工作期間,她曾師從蒙古族著名歌唱家哈扎布學習蒙古族長調民歌的演唱方法,在經過辛勤探索和長期鉆研后,將美聲唱法和蒙古族唱法融會貫通,在充分保持民族特色的基礎上,不斷完善、發展聲樂技巧,拓寬表現領域,逐漸形成了獨樹一幟的藝術風格。

另外一個是她的認真態度和鉆研精神。“凡事就怕認真二字,德德瑪在藝術上精益求精的精神值得學習。”火華感慨地說,她對這首歌的理解更深,表達也更好。用蒙古語唱,就是標準的蒙古語;用漢語唱,她就一個字一個字地向老師學習漢語發音。所以我們聽到這首歌,不論是蒙古語版,還是漢語版,德德瑪的演唱都非常專業。德德瑪自己也說,她太喜歡歌唱事業,幾乎把所有的心思都花在歌唱上面了。

這首歌是德德瑪的成名曲,也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首歌。冥冥之中,似乎她與此歌的緣分極深。1998年,她在日本參加相關活動 ,一天在演唱《美麗的草原我的家》時,突然覺得手上軟弱無力,眼前漆黑一片,一下摔倒在舞臺上,人事不省,連續昏迷了8天8夜。是腦溢血,回國后進行了長達兩年多的精心治療康復。奇妙的是,國慶50周年的一個晚會上,她被人攙扶著走上舞臺,但又如以往一樣近乎完美地演唱了《美麗的草原我的家》,眾皆稱奇不已。

在經過生與死的考驗之后,德德瑪對生命的意義有了更深的體悟。她說,自己差一點離開了這個美好的人間,離開了深愛著的舞臺與觀眾,在活過來了以后,自己一定會非常珍惜這一切。但如果非要讓她在生命和藝術之間進行選擇的話,她還是會選擇藝術的。如今,她在呼和浩特創辦的藝術學校里,專門招收有藝術天賦的牧區孩子,精心培養,讓藝術的光芒照亮祖國美好的未來!

今年內蒙古的雨水特別多,草原上的景色格外好,到處都是鮮花和綠色。而我們耳邊響起的歌頌草原的最美的歌曲,還是42年前的那首《美麗的草原我的家》…… 


七座车怎么能赚钱 中国福彩有五分彩吗 湖北体彩11选5前三组遗漏 广西11选5现在走势图 网络投资理财平台哪个好 福彩三地走势图带连线 股票自动下单软件 期货配资平台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直播 七星彩开奖直播电视台 山东11选5玩法规则